趣书吧 > 都市小说 > 至尊神农 >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里应外合
    要说这个城市里面最痛恨马基雄的人,那么一定是赵飞龙。赵飞龙和马基雄曾经亲如兄弟,但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,现在他们是见了面就眼红恨不得掐死对方的死敌。

    江小白在赵飞龙的赌场里见到了他,赵飞龙和马基雄比起来,他的势力要小很多。马基雄手底下是兵强马壮,而且财大气粗,赵飞龙没有那么深厚的家底,跟着他的多半是一些老兄弟,靠这些老兄弟守着一点地盘。

    赵飞龙长得很敦实,没有马基雄那么高大,不过看上去却非常的强壮。

    江小白见到他的时候,赵飞龙的口中叼着一根烟,眯着一只眼看着江小白。

    “小子,就是你要见我?”

    江小白点了点头,“见你一面真不容易,花了我十来万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道:“十来万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。说吧,找你龙哥有什么事情。如果有一些棘手的事情想请我们摆平,那就麻利地说出来。咱们把价钱一谈,你付了钱,我们做事。很简单的,我们一直都是这个流程,而且你放心,我们童叟无欺,绝对不会拿了你的钱而不办事?!?br />
    江小白道:“好啊,那咱们就开门见山,有事说事?!?br />
    “来啊,给这位兄弟倒杯酒?!闭苑闪Φ?。

    一旁的小弟调了一杯酒送了过来,放在江小白的面前。江小白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,点了点头,道:“飞龙哥,我想干掉一个人,不知道你们这里是怎么收费的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问道:“要看你想干掉的是什么人?!?br />
    “马基雄?!苯“锥⒆耪苑闪难劬?。

    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凝结了起来,谁也没有想到江小白一开口居然要杀马基雄。马基雄这三个字在他们这里简直就是忌讳,平时一般谁都不敢提,因为一旦提起这三个字,赵飞龙就会发狂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是来找我开涮的吧?”赵飞龙碾灭了烟头,眯着眼睛盯着江小白,他的目光如刀一般锐利。

    江小白道:“飞龙哥,小弟哪敢对您不敬啊。我来找你,真的是为了这事来的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道:“谁都知道我和马基雄是不共戴天的死敌,也都知道我现在混得不如他。你在我面前替他,这事存心让我难堪啊?!?br />
    江小白道:“马基雄不过就是纸老虎,你何必怕他。咱们两个联手,击败他并不难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道:“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??!马基雄是什么人,我恐怕你都不知道吧。马基雄有多厉害,你应该是一无所知。你和我合作,那我请问,你有多大实力呢?你有多少资本,你手底下有多少兄弟?”

    江小白耸了耸肩,“我手底下一个兄弟也没有,我也没有钱。不过我有脑子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哈哈笑道:“你tm可真搞笑!谁没有脑子!”

    江小白道:“你们的脑子就只是在脖子上顶着的那个,你们根本不懂得如何运用你们的脑子,而我不同,我只需要稍作安排,就能让看似强大的马基雄在短时间内溃不成军?!?br />
    “小子,你找死??!”

    赵飞龙周围的几个兄弟围了过来,一个个怒气冲冲地看着江小白,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江小白举起双手,道:“我来不是为打架来的,但我不怕打架,我怕太欺负你们。真打起来,你们这里所有人加起来,怕是也没有一个能碰到我衣角的?!?br />
    “小子,飞龙哥我出道那么多年,遇到了不少牛人,不过还没遇到一个口气那么大的!你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牛逼,我就考虑和你合作。来啊,哥几个,给这位小兄弟松松筋骨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赵飞龙的几个手下已经操起了家伙,朝着江小白抡了过去。江小白冷哼一声,一挥手,这几个家伙就像是配合他演戏的武行似的,全都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飞龙都看得傻了眼了,还以为自己的眼睛出现了问题。他身边的这几个手下,那可全都是好手,哪一个都能以一敌十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飞龙哥,打架这种小儿科的事情,我真的不愿意干。但你要是非要玩的话,我就陪你玩玩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那几个手下,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,走过来搂着江小白,道:“兄弟啊,你不是一般人啊。走,咱们里边说话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把江小白带到了里面的房间里,这里面装修奢华,和外面的风格完全不同。赵飞龙爱酒,所以酒柜上陈列着许多世界名酒,都是极具收藏价值的好酒。

    赵飞龙开了一瓶红酒,道:“兄弟,这瓶红酒出自发过的柏迪丽酒庄,目前的市价在七十万元左右。那年整个酒庄只出产了一百八十瓶。照我看啊,这瓶酒应该比你的岁数还要大。我今天把这瓶酒开了,请兄弟你好好品品?!?br />
    江小白道:“飞龙哥,你太客气了。我这个人对酒没有什么研究,好酒给我也喝不出什么滋味的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道:“你喝了之后肯定能发现不同的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倒了两杯过来,他今天可说是下了血本了。这酒的价格虽然大概在七十万左右一瓶,不过却是有价无市,很少有人愿意拿出来卖,仅存的那些都在一些收藏家手里。

    等酒醒好之后,二人碰了一下杯子。江小白品了一口,点了点头,“好酒!”

    赵飞龙道:“咱们喝的哪是酒啊,是液体黄金??!”

    江小白道:“感谢飞龙哥的款待。咱们接下来就说点正事吧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道:“好啊。你说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江小白道:“里应外合。外,自然就是你。里,我听说马基雄手下有个人,心气挺高的?!?br />
    赵飞龙道:“你是说王辉吧。那人就是个怂蛋!马基雄把他老婆给睡了,他居然还能在马基雄的手底下混。我真是服了?!?br />
    江小白道:“咱们不可以小瞧了这个人。这个人可能一直都怀恨在心,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报仇,所以他肯定一直在等待机会?!?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