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书吧 > 都市小说 > 神品良医 > 第0222章 伤兵
    房间就这样陷入了死亡的沉默,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假面离开,回返之前住的地方成为齐浩。

    早已等在窗口的深渊飞进来,将传世古玉放到齐浩手中后离去,齐浩并没让它跟踪,敌人里有四品邪灵,就算深渊现在已经跟随自己一起拥有了三品灵力,却依然很容易就会被她发现,所以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深渊处于成长期,有了三品灵力只代表着它日后可以进化的空间更大,现在却依然是只小鸟。

    将玉片拿起来观看,三角形,浅绿色,晶莹透体。

    能感受到它蕴含的强大灵力,如果把这些灵力都吸收,应该能让九阳真气有所提升吧?

    可研究了一会齐浩却不知道如何吸收这些灵力,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这件事急不得,况且齐浩现在需要的不是灵力,而是炼体。

    除了蕴含灵力外,玉片还有什么其它作用就不得而知了,齐浩只能将它收起。

    这是秦家传了不知道多少代的宝贝,估计不平凡,正所谓怀玉其罪,反正自己以后也是秦家的半个主人,玉还是放在自己身上妥当些。

    估计那黑衣灵噬者首领还不知道玉已经丢了,他入海后潜水逃走,等发现玉片消失也无可奈何,弄不好会以为掉进了海里,那就让他们去海中寻找吧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发了会呆,齐浩继续纠结,怎么秦月就亲了假面呢?

    哼!等着吧,这件事自己记下了,竟然敢给老子戴绿帽子,看以后不把你屁股打开花!

    发了会狠后齐浩又觉得自己可笑,竟然跟假面吃醋,也是够分裂的。

    忽然门外传来声响,齐浩急忙呈大字形状躺好闭目,假装睡觉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的是李霸环和洪铁,进屋后看到齐浩的姿态,两个人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竟然还在睡觉?这一早上又是警报又是枪炮声,都没把他吵醒?”

    “也正常,昨天喝了那么多高度酒,不醉死几天就不错了,走吧,小姐让把他带到虎啸山庄去,现在敌人虽然退了,但山上也还很乱,咱们抓紧时间,免得有意外?!?br />
    李霸环说话间走过去把齐浩背起来,走了两步又停住,看向洪铁道:

    “你来背吧?!?br />
    “干嘛?你这在战场上走过的女杀神,难道还介意男女间的授受不亲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怕小姐看了不高兴?!?br />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洪铁是个实诚人,没明白李霸环的意思,李霸环也不解释太多,将齐浩放到洪铁背上,这才出门返回了虎啸山庄。

    齐浩并没有马上见到秦月,估计作为家主继承人,战斗结束之后她是很忙的。

    洪铁把他背到了一个小房间里,齐浩一夜没睡,干脆直接躺在床上睡觉,睡到下午两点多才起来。

    揉着眼睛起身出门,宅子里住的都是小孩,齐浩出去的时候他们正趴在窗户上向外看。

    齐浩也就走过去看,只见外面院子里竟搭建起了一排帐篷,帐篷都有一面敞开,里面是一个个躺在床上的病人。

    呼啸山庄的面积不算太大,周围一圈是大概四五十座的房子,房子中间围城院落,其实是个小操场,青砖铺地,种了几颗大柳树。

    这一看齐浩明白了,这些人应该都是伤者,有秦家人,更多的则是武警官兵,还有汉东来的驱魔人。

    秦月正亲自在院子里忙碌指挥,一群白大褂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医生,正在给伤者进行治疗。

    怎么没运走?还搭建帐篷?

    哦……应该是重伤患者,不利于移动。

    外面的空间更大,方便医生们会诊抢救,卫生条件差点,但送入房中格局变小,如果死了人谁也不会愿意承担责任,倒不如在外面群策群力。

    打架没帮忙,治病救人齐浩绝不会退后,他对灵医的理解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在能够自保的情况下,救人永远是放在可选择项最前面,其次才是战斗。

    快步走出门,先到了秦月身边。

    秦月发现齐浩后只是扫了他一眼,目光没什么情绪,说话声音有些冷淡。

    “起来了,看看能不能帮忙吧,酒醒了吗?”

    鸡腿!

    这什么口气?什么态度?有了假面忘了齐浩?

    齐浩对秦月非常不满,干脆也不理她,撇着嘴走去那一排帐篷前,数了数一共十五座,每一座里有一个病人,都已到了危难凶险之际。

    没心思再去吃飞醋,齐浩进入第一个帐篷,好家伙......这是中了几枪???肚子上一片血洞,腿上也是。

    看样子他的年龄不大吧?穿的是一身绿色迷彩,似乎不是武警,而是特种兵?

    哎,也就二十岁出头,这要牺牲就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齐浩向前一点,惊讶的发现......这人竟没晕过去,正在拉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精装汉子说话。

    “连长......三年训练,就执行这一次任务,我......就要死了,怎么这么倒霉?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小黑!快把氧气罩带上!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说......连上,我怕没机会说了!三年战友,你和那些老兵抢过我的烟,贪过我的钱......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这都哪年的事,说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连长泪水在眼圈打转,已经是要落下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做新兵那会特恨你,觉得你们这群老兵就是流氓,可三年......我也成了老兵,我还要死了!连长,我不后悔来部队,这地方好,有黑有白,练就的是军心和一直!这样难我都能混过来,你说......我是不是社会人?”

    “是!好兄弟,你是社会人!求你了,快别说话!医生!医生呢!”

    医生就在附近,可他们没有更好办法,觉得已经可以下达病危的诊断了。

    “别叫医生,连长......跟你说两件事!在部队最高兴的是那次去老乡家里偷瓜,把那枪里上了空弹壳,打出去有响有火星,晚上去瓜地吓跑了一村七八个看瓜农!好刺激,也好缺德,祸害了不少瓜,连长你一定要帮我去找到人家陪个不是,顺便把钱赔了……“

    “小黑!”

    “连长,还有第二件事,家里前几天给介绍了对象,同村的,叫小兰,名字土点,可人长得美......我一眼就看上了,想着下个月和你请假回去一趟呢,可现在......连长,我还没碰过女人呢,这几年在部队就想着跟你一起进特种部队了,就想着当兵王了,我......我还是有些遗憾的。连长,求你去我们村,找小兰说一声吧,我喜欢她,想娶她做媳妇,我......”

    小黑终于说不下去,双眼流泪,呼吸急促,脸色已经发青。

    那连长哭着将呼吸面罩带回小黑嘴巴上,身体颤抖猛然抬头,看向附近的医生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秦月当然不是有了新欢,忘了齐浩的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她刚刚行为过激了,竟然去亲了假面,让她在面对齐浩的时候很心虚,所以才表现的那么平静冷漠,其实心脏都跳动加速了。

    真是见鬼,他又不是你的什么人?你紧张个什么劲?

    秦月自我检讨的时候齐浩就擦身而过,而她的眼睛也跟随了上去,原本是要看齐浩的,却看到了士兵小黑与连长道别的一幕。

    感人谈不上,但秦月觉得有些可惜,她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走过去。

    那连长已经在问医生话,声音不高,很是嘶哑,话语中有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“医生,你们就这样看着?做点什么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里负责的医生姓秦,叫秦玉山。

    山海镇最大的医院是山海镇中心医院,秦玉山就在那里上班,普外科的科长,秦家血脉的子弟,与秦月一个老祖宗,不过已经算是秦月远亲,超过了五代。

    面对连长的质问,秦玉山摇头道:“该做的我们已经做了,取弹,输血,伤口缝合,可他内脏受损严重,别说在这里没办反,就是送去省城医院的手术台也救不活,你们还有什么话,就说完吧......”

    秦玉山的医术还是不错的,虽然屈居小镇,却并不是实力不行,只是山海镇中心医院来看病的都是秦氏四姓五门相关的人,自然需要些好医生,家族子弟里一些学医有成的就都到镇上医院上班。

    因为有这样的因素,所以秦月相信秦玉山所说的话,不觉得他是不会看病当无人性命的庸医。

    连长却不能接受,可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向医生表达自己希望战士小黑被救活的心情,双拳紧握,额头脖颈的青筋都鼓起来了,却一句话说不出。

    秦月的情绪终于被带动的有些伤怀,目光看向躺在病床上的战士,发现齐浩正在病床边查看战士的伤口。

    忽然间秦月内心有了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“神医,这病人能救活不?”

    齐浩已经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把伤者的情况查看清楚。

    不是病,而是伤。

    从脖颈下方到脚底,共中十六枪,致命的其实主要是五处,两颗子弹擦心而过,一颗射爆心包外接血管,一颗入肺,一颗打在胃里,没死已经算是奇迹。

    人体是很复杂的,自从有了医学开始,人们就开始在研究人体。

    至今人体内有几块骨头,几个器官,有什么成分都已知晓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器官协同动作就能让人拥有活力?其实人类研究的也只是表面。

    都说心脏停止跳动人就死亡,那意识去了哪里?

    人的意识难道与心脏的起搏有关系吗?

    那为什么会出现植物人,心脏依然起搏,意识却消失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又会有白痴,心脏还是在起搏,意识同样不存在,灵魂似乎穿越离开了这个世界一般。

    那么在灵医世界中,对于医学有更加深刻的认识,喜欢吧灵与肉分开来看待。

    心脏离开身体后到底还能不能继续活着?

    通过诸多的实验证明,只要维护得当,它就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世界的医生看病的目标是人,

    而作为灵医,看的目标可能是内脏,可能是血液,可能是骨骼,可能是细胞。

    这种概念的区分有些模糊,前者以人为本,后者粉末倒置,此为灵医之——

    外科术!

    在这一世界,传统概念外科指的是研究外科疾病的发生,发展规律极其临床表现,诊断,预防和治疗的科学,是以手术切除、修补为主要治病手段的专业科室。

    在灵医世界中,除了这些概念,还要加一条,抛开人体之大观,体内一切器物皆可治!

    齐浩面色平静,侧头看了看秦月,又看向秦玉山,轻声开口道:“准备所有手术器械,找一间封闭的房子作为临时手术室,这个病人,我要重新给他做内部脏器的修复手术!”